Elroy

说鬼话的。

毒埃abo

Attention:無腦開車,沒有文風。


鬧鐘發出的聒噪聲音把Eddie從淺眠中硬生生地扯了出來,隨後那個可恨的鬧鐘便被狠狠地砸到了地上並停止了吵鬧。


Eddie踹開被子,冬日的涼意像潮水般迅速包裹住他滾.燙的.身.體,他半睜著眼漫無目的地望向蒼白的天花板,身.下的床單傳來.濕.潤又冰涼的觸感。


完整走評論鏈接。



Fin.


Honey Trap

分級:PWP

cp:EC

writer:Elroy

Attention:給ec的第一篇文,可能會有ooc

臥房play+浴室鏡面play


Honey  trap(蜜糖陷阱)


甜蜜的氣息在溫熱的空氣中慢慢發酵著,從廚房漫進了客廳,像個頑皮的孩子驅走了Erik進門時帶來的冷氣,並把甜津津的味道抹上了他的嘴唇。


他很清楚這是什麽味道,並且對這種誘惑毫無抵抗力,也許是年幼時缺少蜜糖的浸潤,成年後便對這種甜美的味道異常的沉迷。


Erik刻意的放輕了腳步,棉質拖鞋在柔軟的法蘭絨地毯上無聲地摩擦,香氣扯著他的鼻子一路來到廚房。


很顯然他“刻意”的舉動對他的戀人無效,幾乎是在他從後面環抱住心靈感應者的同一刻,Charles輕輕地笑出了聲。


“你早就發現了,對嗎?”Erik把戀人額旁零落的鬈发別到腦後,然後在上面留下細碎的吻。


“我想你也早就發現了我在做什麽。”Charles用刷子沾取了一些亮晶晶的植物油,把它們刷在烤的酥脆的派皮上,“但是這次我加了特別的配料。”


這讓Erik產生了更大的興趣,他盯著烤箱里等待出鍋的點心,金黃色的表皮和以前幾乎沒什麽區別,“你加了什麼?”


“除非你也能讀到我的思想,否則無可奉告。”Charles衝他笑了笑,把他趕回了客廳。


Erik倚在沙發上,指間懸浮著一枚硬幣。不可否認,Charles總是能帶給他很多驚喜。視線落在衣帽架上纏繞著的灰色圍巾上,他又回憶起了昨天從Charles那裏得到時的情景——那雙溫柔的藍眼睛注視著他被風吹的泛紅的臉,一雙細長的手把帶著體溫的圍巾纏上了他的脖子。


甜蜜的香氣鑽進他的鼻腔,硬生生地把他從回憶中拉出來,等他回過神來,Charles已經輕快地來到他的面前並坐到了他的.腿.上。


他的手裏拿著打擾了Erik回憶的罪魁禍首——熱乎乎的蘋果派,他從進門時就猜到了。


“你要嚐嚐看嗎,Erik?”


他沒有拒絕Charles的邀請,點心在他的手裏被掰成兩半,其中一半被塞進了Charles的嘴裏。


“Erik,很燙!”Charles下意識地含住了Erik帶著涼意的手指,水汽因疼痛籠罩上他湖水般的藍眼睛,熱氣不斷地從紅.腫的唇.邊呼出来,打在Erik的鼻尖上。


Charles濕..軟.而溫..熱的舌纏繞著他冰涼的指尖,溫暖的觸感讓Erik忍不住往Charles柔軟的口腔中再深..入了半分。Charles白皙的臉上泛起了異.常的紅.暈,他似乎已經意識到了什麼,但是卻只是大口地喘..息。

Erik的手指開始在他的口.中.遊.走,攪動著那條溫.熱的舌.與他嬉戲,他輕輕地掃過Charles圓潤的后齒,並感受到了口腔內壁軟.熱的觸.感。

有那麽一瞬間,Erik想如果這張燙人的小嘴包裹住他的老二會有多麼的舒服。

摸不到電腦,全文走評論鏈接

Fin.

年更文手經常失蹤,請谨慎关注。

「風火」
新的體.位練習,有車,很短,段子沒有文風。想把火火寫的又騷又皮(.....


“你喜歡嗎?”


火精靈居高臨下地看著他,此時他正跪坐在風箭手身上,手裏拉著他那條綠色的圍巾。


風箭手不置可否,火精靈白皙的大.腿就.蹭.在自己還沒來得及脫.的大衣上,他向上去看火精靈那張帶著惡趣味的臉,無意間卻發現他只穿了一件單薄的白襯衫,風箭手只需要平視前方就能飽覽那件襯衣下的美好。


全文見評論區鏈接,摸不到電腦就走評論了。

fin.

[风火]似是而非

似是而非




writer:Elroy


cp:黑風x火精靈


Attention:偏意識流,後面有車。





那場火在千年古樹遺蹟地燒了三夜,跳躍的火苗耗盡了徘徊在森林上空干冷的風,把盎然的綠意一點一點地吞噬殆盡,濃煙在黑夜中盤旋上升,洶湧的火光把天空映照的亮如白昼。




火精靈趕到那裏的時候什麼都沒了。




綠地被焦黑的灰燼取代,沉重的顏色如腐爛的樹葉鋪蓋延伸到目光不可及處。燒的焦黑的樹幹孤零零地立在灰燼之上,它曾陪伴著森林長大,現在它又與他們一同走向了覆滅。




火精靈抬起頭,天空是一片病態的蒼白,他站在那裏,既沒有聲音傳來,也沒有一絲風飄過。支撐著半邊天的古樹,還有生活在其庇佑下的生靈,帶著森林中那縷蔥綠色的風,都跟隨著大火消散在茫茫黑夜中。




這或許是一場天災。但並不是所有的人都這麽想,理所當然的,很多人認為這場生靈塗炭的大火是由住在龍之峽谷的那個操控火焰的怪人留下的。對此火精靈沒有辯解也沒有任何洗白,他知道並不是自己所為,而被人誤解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但是他也不是孤獨的,因為他知道會有一個人明白這場災難的來龍去脈。




只是這一次,他不再像往常那樣無所顧忌了。一路走來,任何生命的跡象幾乎都泯滅為泥土灰塵,越往森林深處邁一步,心底那座築起的屏障便多一條裂痕。




經歷過大火洗禮的森林瀰漫著濃重的煙塵氣息,新鮮的空氣被屏蔽在濃煙之外,長時間浸泡在污濁空氣中的火精靈揉了揉額頭,努力克服著缺氧帶來的窒息感。氧氣在這個時候比稀缺的珍寶還要昂貴難得,而他又不得不繼續前進。




步子開始變得凌亂,像是醉酒後踩著無規律節奏即兴而起的舞步,灰濛的環境中似乎有條條紫黑色的藤蔓從森林的更深處伸展過來,在燒的焦黑的樹幹上緩慢纏繞成緊密的植物牆。




呼吸的頻率在急劇上升,腳下似乎被什麼柔韌的東西纏住了,火精靈想要掙脫卻無力掙扎。直到一絲細微的疼痛刺破衣料嵌入皮膚,恍惚的意識才略略清醒了半分。




他望向藤蔓糾纏的盡頭,綠意在眼底發出燭火般微弱的火光,只片刻便燃燒殆盡。他急切地去尋找那雙曾浸在孤寂中如草木般幽綠空靈的眼睛,但是眨眼間卻對上了一雙深藏著冰冷黑夜的眼睛。




火精靈下意識地抹了把隱隱作痛的心口,手上卻多出了一片暗色的液體。




那是枯萎的花朵和糜爛的植物般猙獰的紫黑,亦是插在心口那支箭矢的顏色。痛楚在慢慢抽離著他的意識,卻沒有帶走他辨別黑白的能力。




他找到了自己苦苦尋找的風,但卻不是那陣他曾朝思暮想的風。



链接上车

石墨

石墨图链



fin.


Sink

*康纳个人向,微警探组。

窸窣的水声传入音频处理器,涌动的液体随着某种规律波动着,带来与微风拂面截然不同的奇妙体验,柔软又粗暴的水流用自己独特的拥抱方式慢慢吞噬了摇晃在水面上的物体,更多的暗流按压着他缓缓下沉,冰凉的液体抚摸过他的腰.身,亲吻着同样冰冷的脸一路上移,掠过修长而僵硬的手臂,直到将最后裸露在空气中的指节完全吞没。

下沉,再下沉。

空气中雾状的光晕被水波粉碎成光斑,摇摇晃晃地随着那具躯体一同下沉,碎金般的微光如镀上金粉的星辰,一颗一颗地落入了他褐色的瞳孔里。

他不会被水杀死,于是他睁着眼睛,把湛蓝的海水与金色的光斑定格在他的视觉模拟器上。他的肺由塑料制成,无法进行呼吸,透明的液体在他的口中来回吞.吐,冒出一串串细小而美丽的泡沫。他的身体并非血肉之躯,被杀死也不会挣扎,但是在此时此刻,他却真真实实地体会到了凉透心扉的感觉。

仿生人是塑料拼成的冰冷机器,他们不会悲伤也不会疲惫,更不会有任何感觉。

重复回响在耳边的话如绵绵不绝的魔咒,用一双无形的手,把他的人造神经敲打得七零八碎。

“你只是机器,Connor。”

他睁大眼睛,无助地蹲在昏暗的墙角,用手紧紧捂住脉搏起搏器的位置,那里爆开了一阵火辣的疼,并迅速地席卷了全身。

里德警探大力地扳起了他因疼痛而变得苍白的脸,厌恶的情绪在那双眼睛里流动着,像是涌动着的无名火,烧灼着Connor的全身。

“该死的仿生人。”

透明的人造眼泪在眼眶中滑动,旋转,最终与翻滚的水流融为一体。

昏暗的光线打在审讯室冰冷的桌上,伤痕累累的家管型仿生人用黯淡的眼神注视着他,属于人类情感的悲哀浸满了犯人乌黑的眼,右臂上狰狞的伤口仍无声地控诉着人类的暴行。

“他用铁棒划开了我的手臂,钛液把铁棒染成了深蓝色。”

“他在我的左臂上留下了各种各样的烫痕。”

“他不停地打骂我。”

“‘该死的仿生人’。”

“我第一次感觉到了.....”

“不公平。”

不公平。不公平。不公平。

Connor失神地僵坐在那缕惨白的灯光下,黑暗像潮水一般慢慢地吞噬掉光亮,最后将他拉入了自己的怀抱。

他感觉自己正置身于白色的操作台上,四肢被机械臂粗.暴地扯去,湛蓝的钛液把台面染成夜空,灰黯的机器溅上了深蓝的星星,流淌的钛液爬上他的脸颊,蒙住了他黑夜般的眼睛。

程序被一股神秘的力量肆意篡改,数据库中用规整字体编码的单词“机器”,被未知的液体腐蚀,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全新的,陌生的,象征着新生的词语。

生命。

他想起了写在凶案现场墙壁上的句子。

“I AM ALIVE.”

它像从远方来的暖风,把Connor冰凉的手捂的暖乎乎,他开始感觉到一种奇妙的暖流在体内流淌,名为情绪的感觉在人造大脑中翻腾。

他开始有了第一次自主意识——在卡姆斯基把冷硬的枪管塞进他的手里并让他向另一个仿生人开枪时,他松开了手里的枪。

这种感觉让他犹豫不绝,就像是违背了某种天生的指令,但这并没有让他放弃这种奇异又美妙的感觉——它就像为自己打开了一扇新世界大门,还有很多的东西等着他去探索。

但是他没有机会体验更多,最终他的系统还是检验出了他的异常。

“你在做什么,Connor。”

阿曼妲站在玫瑰花架旁,犀利而冰冷的眼神像刀子般插.遍他的全身。

他用迷惘的眼神向她传递自己的回答。

“你是机器,Connor,你没有任何感情。”

“你的任务是听命于人类。”

“不要让我失望。”


子弹擦过他的手臂,制服上骤然绽放出一朵妖冶的蓝花,深蓝色的钛液溅上了墙壁,里德挂着一丝不怀好意的笑,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他的额头。

“你已经和这个案子无关了。”

“该死的仿生人。”

更多的液体灌入了他的人造肺,他闭上眼睛,水流卷着他慢慢沉入海底。


但是在坠入黑暗的前一刻,一只手拉住了他。

Connor急忙睁开了眼睛,他清楚的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隐藏在光芒中。

“Connor,my good boy.”

“现在是你醒来的时候了。”






END

——————
私心汉康tag,虽然全文老汉只在结尾处说了两句话(...)
渴望和吃all康的同好扩列(吃汉康和72万请扩爆我),孤寡老人期待着与你的邂逅。
企鹅:1265141463

[汉康] 吻

他的信息分析器读取到了糖精的存在——来源于高热量的巧克力甜甜圈,也来源于他的搭档兼恋人汉克。此时那双带着甜腻味道的舌正焦急却温柔地慢慢搅动着他的.口.腔。灵巧的舌尖从细腻的仿生皮肤一路滑到唇边,故意恶意地轻咬了仿生人柔软的嘴唇,随后滑入湿.滑的口.腔内.壁进行新一轮的爱.抚,把舌尖上残留着的一丝酒精余味带给了他仍处于混乱中的处理器。汉克牵着他稍显僵硬的舌在他们紧密相贴的唇齿间徜徉,温热的呼吸打在仿生人微凉的皮肤上,留下一片湿热的水雾。

他来不及反应汉克突然的亲密举动,额头上的LED灯由红色旋转成黄色,短暂的时间内处理器推送给他不下百种的意图猜测,并列举出各种应急方案,但是在汉克结束他的动作之前,他只是选择了跟随汉克的牵引。

“做得好,康纳。”人类贴着他的嘴唇用沙哑的声音夸赞道,“现在关掉你的数据处理器,打开情感模块,在我说出下一句话之后,告诉我你的感觉是什么。”

他乖顺地跟着搭档的指示照做,乌溜溜的眼睛看向了汉克。

“生日快乐,康纳。”

——————
深夜诈尸撒糖,祝最最可爱的小安卓康纳-20岁生日快乐呀。

Dreaming工作室味音痴组三、四月月稿汇总

Dreaming工作室:

贵安,这里是多领域多cp向的Dreaming工作室,分有原创和同人两大领域。同人主打APH,目前已设立味音痴组、红色组、dover组和冷战组,欢迎各位有兴趣并且有能力的的文画手加入。


冷战组整理


以下是工作室味音痴组三、四月月稿整理:


结局归去 writer @Motta_ 


秘密花园 writer @淤 


落日 writer @安竹 


SUMMER BUMMER writer @北上江 



画手



画手 @红杏 剧 



画手 @淤 



画手 @渡鸦 



画手 @撩眉 


占tag致歉。


以后的月稿合集都会在工作号整理发布,有意加入工作室的文画手请私信,或者申请加入审核群713382692.


*注意,工作室总群严禁刷cp和双人组合,并设有四个cp专属群以供讨论,洁癖党完全不用担心会踩到雷。


这里是追梦与圆梦的地方,我们期待着你的加入。



@淤 是绑画,也是永远的信仰。

由于瓶颈期以及学业原因,本人决定休笔一段时间,更新随缘,瓶颈期度过后,我会回来。

取关随意,感谢你们曾经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