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roy

说鬼话的。

百年孤独(3)

#国设史向#dover#
*国设微史向注意
*ooc
第一章

第二章

文章合集
————————————
百年孤独

writer:沧桑

——03——

很早以前就听闻佛兰德斯的毛纺织业十分发达,但弗朗西斯作为国家意识体总要留在国王身边处理各种事务,去佛兰德斯游览的意愿便被一直压了下来。清晨他从伦敦准备回国,百无聊赖的漫长旅途中,他忽然想起也许可以借这个机会到佛兰德斯看一看。
黄昏时分,佛兰德斯的轮廓被夕光慢慢勾勒了出来,弗朗西斯悄悄地走进城中,一座座大大小小的工坊错落在其中,他甚至能看到一件件羊毛制品从工人们灵巧的手中完成,然后被摆上了商店的橱窗中。
但奇怪的是,在走进城市中心后,他发现几乎所有的工坊都早早地闭了门户,而工人们则在门外与坊主争执不休。
弗朗西斯试着向他们打了个招呼:“嗨,先生们,今天的天色多美啊,你们为什么不坐在园子里惬意地享受黄昏,反而要在这里争吵不休呢?”
其中一个工人愁苦着脸向他抱怨:“噢,波诺弗瓦先生,事实上我们也不想这样,但是英王突然下令禁止向佛兰德斯提供羊毛原料,工坊的库存原料越来越少,商品开始断货——我们的工坊就要倒闭了,我们就快要喝西北风啦。”
弗朗西斯周身一震,突如其来的消息让他一时脑中滞塞:“你是说,英王断了佛兰德斯的原料出口?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工人们的脸色十分诧异:“就在昨天晚上,先生难道不知道吗?”
他当然不知道,他难以相信自己只是去了一趟伦敦,佛兰德斯便失去了生活的来源。英王下了什么命令亚瑟一定会知道,怀抱着如此巨大的秘密却仍能心平气和地与自己对视,弗朗西斯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不知道,还有多少个或大或小的秘谋还深藏在他的心底,如果到了它们该公布于世的时候,他冰冷的内心会不会有一丝的动容?

伦敦。
惨淡的夜空中看不到一颗星。
现在,弗朗西斯想必已经知道英王禁止向佛兰德斯出口羊毛原料的事情了吧。
亚瑟放下了手中冒着热气的红茶。
桌上平放着一张地图,其中原本属于法国南部的阿基坦地区却被硬标上了隶属英国的符号。
英国强占阿基坦地区已有很多年了,期间虽然有法国人提出想要收复的意见,但直到现在依然没有任何的结果。
弗朗西斯也是一直惦记着这件事吧。
他能清楚地感受到,英法两国的关系越发变得矛盾,甚至已经到达了剑拔弩张的地步,两国的国王几乎每天都在盼望着对方先去见上帝。他知道,虽然弗朗西斯表面上是对他微笑着的,但是他的心底一定早已对自己有所忌惮。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的关系开始疏离起来了呢?或许是在漫长岁月中竞争意识的慢慢积攒,以至于最后竟然变了质,明明是合作竞争共同存在的关系,现在却因为各种利益与政治原因,沦为了彼此对立的敌人。
他的本意并非如此,但是他的身份不允许让他自私。他与弗朗西斯曾经是朋友,甚至超越了朋友的情谊,虽然没有一个人提出,但他们早已将对方默认为心魂相印的伴侣。但是在国家与人民的利益之前,他必须要放弃这段本就脆弱的情谊。很多时候他甚至在想,为什么弗朗西斯不愿意向后退一步,归顺与英国,与他结为永远的伴侣呢。
这也许是他千百年来最无法解开的谜团,也将在此后的百年中永远困扰于他的心头,挥之不去。
手边的红茶已经冷透。
现在,也许只需要一颗火星,便能把这层几乎透明的“和平”,彻底烧毁。

1328年,法王查理四世去世。
弗朗西斯不知道自己已经送走了多少的君王,国王驾崩,新主更替在他的眼里已经有些麻木了。
在考虑选出下一任国王时,腓力六世成功跻身成为候选人,就当一切都在按照轨道顺利进行,腓力六世即将成为新主时,弗朗西斯忽然收到了一个来自千里之外的消息——
英王爱德华三世拥有一半法国的血统,将会以查理四世外甥的身份,参与王位竞争。
这犹如一个晴天霹雳,直直地劈向那条隐蔽却又真真正正存在的引燃线。

消息在法国各地迅速散开,英王无理又具挑衅的举动引起了国内贵族的强烈抗议。
“这会令法兰西沦为英国的殖民地!”
他们高喊着。
“绝对不能答应查理四世荒唐的要求,这违背了上帝的意思。”
腓力六世这么说。
弗朗西斯被人民的意志和两国几乎迫在眉睫的关系压的喘不过气。
他永远是向着法兰西和人民的利益,但是如果采取人民的意见拒绝英王,代价一定是破碎的两国关系甚至引发战争。
可是他不忍心任国家大权流入他国手中,他也不能这样做。
现实就像是一座天平,天平的托盘下分别是战争与灭国两个按钮,而这两个选择便是摇晃不定的托盘,无论向哪一边倾倒,都会带来不可估量的灾难。

长达九年的反对与较量,弗朗西斯仍未做出明确的选择,随着英王不满的日益增加,一切都在向不可控制的方向极速滑行,积攒了千百年的仇怨终于在那一天彻底爆发。

1337年,英法百年战争爆发。

正如他们所想,总会有这么一天,他们会以敌人的身份,与对方彻底决裂。

——tbc——

抱歉拖了这么久的文,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以后我会尽量控制周更的,感谢。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