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roy

说鬼话的。

没有鲜花和蛋糕的生日

#12.6#送给自己的生贺#

cp:花夫妇

*高中生独x高中生伊

*为文章需要私设费里的生日为12.6

*ooc

文章合集

————————————

没有鲜花和蛋糕的生日

writer:沧桑

长夜在孤独与寂静中悄然来临。

费里西安诺抱着一摞几乎和自己一样高的课本气喘吁吁地回到了他的小公寓。

课本被重重地放到地上,发出一声闷响,费里西安诺脱力地瘫倒在他的小床上,涣散的目光渐渐游离到窗外。

那是一片孤寂的夜,没有星子,也没有月光。

身边的日历上在今天的位置用红笔做出了醒目的标记,片刻他忽然意识到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繁重的课业如磐石般压的他几乎喘不上气,于是他理所当然地忘记了自己的生日。

而身边的人也不约而同地忘记了。

卧室里没有开灯,昏暗的天花板在记忆的推动下,似乎影出了去年此时的场景。

小小的公寓中挤满了前来庆生的朋友,气球与彩带装点着房间的每一个角落,精致的蛋糕与缤纷的礼物错落在桌上,欢乐的气氛似乎把空气都浸染上了甜蜜。他还清晰的记得哥哥醉的厉害,最后还是安东尼奥和吉尔伯特一左一右把他扶回了家。

但是黑暗很快吞噬了所有的回忆,暖光消失了,眼前重回漆黑。

耳边只剩下分钟挪移留下的微颤声。

费里西安诺在手机的通讯录上找到了罗维诺的名字。

要不要,稍微地提醒他一下呢,也许他只是忘了吧......

手指忐忑地点击了绿色的拨通按钮。

“哥哥......”

“威尼斯诺?我现在还在工作,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屏幕的光暗了下去,蜜褐色的眸在慢慢失去光泽。

分针还在走,每一秒的流逝,都在他的心头留下一阵窒息般的钝痛。

时针与分针在数字“十二”重合的一刹那,他终于意识到,今年的生日不会有鲜花和蛋糕,也不会有祝福和礼物了,陪伴他的,也许只会有孤独的空气与一颗凉透的心。

清晨六点,费里西安诺只身一人走出了家门。

冬日的清晨仍在浅眠。天空在睡梦中披上了一层梦幻的外衣。自地平线向上,蓝紫与橙粉慢慢相拥,彼此交融晕染,为整片天空铺上了一层安详而又温馨的色彩。

太阳还躲在地平线下酣睡,而月亮则尽职尽责地守候在天边。费里西安诺惊喜的发现,月亮是完美的满月,朦胧的光辉就像是为天空围上了一层飘渺的轻纱。他甚至在想如果身边带着颜料,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用画笔记录下如此美好的画面。

冷冽的西北风自远方吹来,费里西安诺紧紧地裹着围巾,身子却依然冷的发颤。

也许想要欣赏到美丽的景色,就必须要付出一些代价吧。

空旷的路漫长到一望无际,柔和的路灯光把他的影子拉的很长。

他不知道要沿着这条路走多久,也不知道最终要到哪里去。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又有谁会知道,路的那边会不会有更美的风景。

脚步随着时间慢慢地挪移,天空的颜色也渐渐随着太阳的步子渐渐变幻。

第一缕阳光把天空染成了橙黄色,费里西安诺轻轻眯起眼睛,这条路,要走到尽头了呢。

但是他忽然停下了脚步。

曦光把熟悉的金发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辉,而碧蓝的天空却像是坠入了那双眼睛。

下一座路灯下,正立着他的爱人。

路德维希把他已经冻僵的手握进自己的手中,然后把一朵小小的雏菊花放入了他的手中。

手中微凉的雏菊似乎还挂着几颗晨露,冰凉的手背在爱人手心的包裹下,慢慢地恢复了温暖。

“抱歉,我来晚了。”德国人低沉的声音在寂静的空气中淡开。

“生日快乐,费里西。”

太阳把光芒撒向了整片大地,湛蓝的天空像极了爱人眼眸的颜色。

费里西安诺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扑进了爱人的怀抱。

已经没有任何遗憾了,今年的生日,他收到了一份最棒的礼物。

——end——

祝自己生日快乐♪

评论(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