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roy

说鬼话的。

[风火]似是而非

似是而非




writer:Elroy


cp:黑風x火精靈


Attention:偏意識流,後面有車。





那場火在千年古樹遺蹟地燒了三夜,跳躍的火苗耗盡了徘徊在森林上空干冷的風,把盎然的綠意一點一點地吞噬殆盡,濃煙在黑夜中盤旋上升,洶湧的火光把天空映照的亮如白昼。




火精靈趕到那裏的時候什麼都沒了。




綠地被焦黑的灰燼取代,沉重的顏色如腐爛的樹葉鋪蓋延伸到目光不可及處。燒的焦黑的樹幹孤零零地立在灰燼之上,它曾陪伴著森林長大,現在它又與他們一同走向了覆滅。




火精靈抬起頭,天空是一片病態的蒼白,他站在那裏,既沒有聲音傳來,也沒有一絲風飄過。支撐著半邊天的古樹,還有生活在其庇佑下的生靈,帶著森林中那縷蔥綠色的風,都跟隨著大火消散在茫茫黑夜中。




這或許是一場天災。但並不是所有的人都這麽想,理所當然的,很多人認為這場生靈塗炭的大火是由住在龍之峽谷的那個操控火焰的怪人留下的。對此火精靈沒有辯解也沒有任何洗白,他知道並不是自己所為,而被人誤解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但是他也不是孤獨的,因為他知道會有一個人明白這場災難的來龍去脈。




只是這一次,他不再像往常那樣無所顧忌了。一路走來,任何生命的跡象幾乎都泯滅為泥土灰塵,越往森林深處邁一步,心底那座築起的屏障便多一條裂痕。




經歷過大火洗禮的森林瀰漫著濃重的煙塵氣息,新鮮的空氣被屏蔽在濃煙之外,長時間浸泡在污濁空氣中的火精靈揉了揉額頭,努力克服著缺氧帶來的窒息感。氧氣在這個時候比稀缺的珍寶還要昂貴難得,而他又不得不繼續前進。




步子開始變得凌亂,像是醉酒後踩著無規律節奏即兴而起的舞步,灰濛的環境中似乎有條條紫黑色的藤蔓從森林的更深處伸展過來,在燒的焦黑的樹幹上緩慢纏繞成緊密的植物牆。




呼吸的頻率在急劇上升,腳下似乎被什麼柔韌的東西纏住了,火精靈想要掙脫卻無力掙扎。直到一絲細微的疼痛刺破衣料嵌入皮膚,恍惚的意識才略略清醒了半分。




他望向藤蔓糾纏的盡頭,綠意在眼底發出燭火般微弱的火光,只片刻便燃燒殆盡。他急切地去尋找那雙曾浸在孤寂中如草木般幽綠空靈的眼睛,但是眨眼間卻對上了一雙深藏著冰冷黑夜的眼睛。




火精靈下意識地抹了把隱隱作痛的心口,手上卻多出了一片暗色的液體。




那是枯萎的花朵和糜爛的植物般猙獰的紫黑,亦是插在心口那支箭矢的顏色。痛楚在慢慢抽離著他的意識,卻沒有帶走他辨別黑白的能力。




他找到了自己苦苦尋找的風,但卻不是那陣他曾朝思暮想的風。



链接上车

石墨

石墨图链



fin.


评论(14)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