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roy

说鬼话的。

Sink

*康纳个人向,微警探组。

窸窣的水声传入音频处理器,涌动的液体随着某种规律波动着,带来与微风拂面截然不同的奇妙体验,柔软又粗暴的水流用自己独特的拥抱方式慢慢吞噬了摇晃在水面上的物体,更多的暗流按压着他缓缓下沉,冰凉的液体抚摸过他的腰.身,亲吻着同样冰冷的脸一路上移,掠过修长而僵硬的手臂,直到将最后裸露在空气中的指节完全吞没。

下沉,再下沉。

空气中雾状的光晕被水波粉碎成光斑,摇摇晃晃地随着那具躯体一同下沉,碎金般的微光如镀上金粉的星辰,一颗一颗地落入了他褐色的瞳孔里。

他不会被水杀死,于是他睁着眼睛,把湛蓝的海水与金色的光斑定格在他的视觉模拟器上。他的肺由塑料制成,无法进行呼吸,透明的液体在他的口中来回吞.吐,冒出一串串细小而美丽的泡沫。他的身体并非血肉之躯,被杀死也不会挣扎,但是在此时此刻,他却真真实实地体会到了凉透心扉的感觉。

仿生人是塑料拼成的冰冷机器,他们不会悲伤也不会疲惫,更不会有任何感觉。

重复回响在耳边的话如绵绵不绝的魔咒,用一双无形的手,把他的人造神经敲打得七零八碎。

“你只是机器,Connor。”

他睁大眼睛,无助地蹲在昏暗的墙角,用手紧紧捂住脉搏起搏器的位置,那里爆开了一阵火辣的疼,并迅速地席卷了全身。

里德警探大力地扳起了他因疼痛而变得苍白的脸,厌恶的情绪在那双眼睛里流动着,像是涌动着的无名火,烧灼着Connor的全身。

“该死的仿生人。”

透明的人造眼泪在眼眶中滑动,旋转,最终与翻滚的水流融为一体。

昏暗的光线打在审讯室冰冷的桌上,伤痕累累的家管型仿生人用黯淡的眼神注视着他,属于人类情感的悲哀浸满了犯人乌黑的眼,右臂上狰狞的伤口仍无声地控诉着人类的暴行。

“他用铁棒划开了我的手臂,钛液把铁棒染成了深蓝色。”

“他在我的左臂上留下了各种各样的烫痕。”

“他不停地打骂我。”

“‘该死的仿生人’。”

“我第一次感觉到了.....”

“不公平。”

不公平。不公平。不公平。

Connor失神地僵坐在那缕惨白的灯光下,黑暗像潮水一般慢慢地吞噬掉光亮,最后将他拉入了自己的怀抱。

他感觉自己正置身于白色的操作台上,四肢被机械臂粗.暴地扯去,湛蓝的钛液把台面染成夜空,灰黯的机器溅上了深蓝的星星,流淌的钛液爬上他的脸颊,蒙住了他黑夜般的眼睛。

程序被一股神秘的力量肆意篡改,数据库中用规整字体编码的单词“机器”,被未知的液体腐蚀,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全新的,陌生的,象征着新生的词语。

生命。

他想起了写在凶案现场墙壁上的句子。

“I AM ALIVE.”

它像从远方来的暖风,把Connor冰凉的手捂的暖乎乎,他开始感觉到一种奇妙的暖流在体内流淌,名为情绪的感觉在人造大脑中翻腾。

他开始有了第一次自主意识——在卡姆斯基把冷硬的枪管塞进他的手里并让他向另一个仿生人开枪时,他松开了手里的枪。

这种感觉让他犹豫不绝,就像是违背了某种天生的指令,但这并没有让他放弃这种奇异又美妙的感觉——它就像为自己打开了一扇新世界大门,还有很多的东西等着他去探索。

但是他没有机会体验更多,最终他的系统还是检验出了他的异常。

“你在做什么,Connor。”

阿曼妲站在玫瑰花架旁,犀利而冰冷的眼神像刀子般插.遍他的全身。

他用迷惘的眼神向她传递自己的回答。

“你是机器,Connor,你没有任何感情。”

“你的任务是听命于人类。”

“不要让我失望。”


子弹擦过他的手臂,制服上骤然绽放出一朵妖冶的蓝花,深蓝色的钛液溅上了墙壁,里德挂着一丝不怀好意的笑,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他的额头。

“你已经和这个案子无关了。”

“该死的仿生人。”

更多的液体灌入了他的人造肺,他闭上眼睛,水流卷着他慢慢沉入海底。


但是在坠入黑暗的前一刻,一只手拉住了他。

Connor急忙睁开了眼睛,他清楚的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隐藏在光芒中。

“Connor,my good boy.”

“现在是你醒来的时候了。”






END

——————
私心汉康tag,虽然全文老汉只在结尾处说了两句话(...)
渴望和吃all康的同好扩列(吃汉康和72万请扩爆我),孤寡老人期待着与你的邂逅。
企鹅:1265141463

评论(5)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