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roy

说鬼话的。

长河

#耀诞贺文#国设史向#

文章合集


长河


悠远,绵长,你是蜿蜒纵横的长河,浪花激扬在九曲回环中轮回交替,时间把过往尘封,黄沙将岁月定格,而你依然跟随着历史的脚步,化身为长河记录着永恒的辉煌。

犹记得你年少时的模样,谦逊少年以农耕白手起家,年代流转,曾经的少年胸怀大志,万千呼声中龙袍加身,百级台阶上踏下沉重的脚步,大殿中高挂的“正大光明”彰显着本心。百姓的拥簇爱戴,百官的山呼叩拜,无边的河山辽阔,与一身天赐龙骨。

从走上这九尺玉阶的那一刻起,你,就注定要为子民庇佑千秋万代。

一路悉数着你的脚步,从大漠黄沙滚滚驼铃声声中找到你与故人的来往曾经,在轻烟飘渺的水乡长亭中听聆你与太白吟诗作对,寻你在斑驳竹林间牵起乌发孩子小小的手,望你在草原弯弓射雕的英姿,见你一统华夏坐拥雄狮版图的大地,赞你终于佑得天下安康,风调雨顺。

但是历史的转轮不会给你永远的宁静。

来自西方的绅士用致命的诱惑敲开了你紧闭的大门。

——你曾经高大的身影在烟雾缭绕的琉璃金殿中消沉。

竹林之子长大成人,他举起了你送他的长剑,在你被毒物残噬的瘦削的背后留下了不灭的疤痕。

——你的心血付之一炬。

甚至,你的手足兄妹,骨血至亲,也在被一个个的从你的身边掳走。

1842.8,小香没有温度的眼睛里第一次向你流露出留恋。

——《南/京/条/约》

1887.12.1,小澳温柔的眼睛仿佛在向你说“加油”。

——《中/葡/和/好/通/商/条/约》1895.4.17,湾湾曾经会笑的眸子顷刻间泪水四溢。

——《马/关/条/约》

1990.6的噩梦不期而至。

你,这高高在上的九五至尊。

被八个利欲熏心的强盗狠狠践踏。

他们抢走了你凝聚了五千年心血的宝物。

他们随意地烧杀你深爱的子民。

他们逼着你在耻辱的不平等条约上签字。

他们用鞋跟碾压着你的手指,你的四肢,你的身体,你原本高贵的头颅。

他们妄想使你屈服,使你绝望。

但是,他们忘了。

你是龙。

是威严与尊贵的集合,是翱翔九天的霸主,你一身傲骨铮铮,一生夺目辉煌,你就是天下的王者,光耀千秋万代,永世屹立于东方之巅,世代佑护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上炎黄子孙的灵魂!

你扔掉了奢靡的烟枪。

你脱下了沾染血块的黄袍。

你剪掉了脑后长长的辫子。

你扛起步枪走上了沙场。

天佑中华。

来自寒冷北方的革命者微笑着将灿烂而耀眼的布尔什维克的光辉带给了你。

他向你伸出温暖的手,掌心静静地躺着一颗闪闪的红星。

你常年紧锁的眉头终于解开,

你接过了红星将它佩在胸前。

你,东方的巨龙,在红星的光芒下举起了红色的大旗,开始了长达十七年的革命战斗。

十四年抗日,三年内战,你初心不忘,越挫越勇。鲜艳的红旗跟随着你的脚步渐渐插遍了天涯,直到最后一声枪声消散,无条件投降书上最后一笔的落下,中华大地被解放的欢呼缭绕,1949.10.1天安门广场上迎着太阳升起的五星红旗迎风飘扬,当主席大声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你,华夏的希望,龙的化身,重新披上了曾经的荣耀,带领中/国的十四亿人民,在东方神圣的土地上,挺直了你的胸膛。

岁月把往事埋葬,流年将辉煌珍藏,白驹过隙,铺染的笔墨记录下千古的神话,闪烁的红星照耀着由热血浇灌的安康。历史的长河依然九曲绵长,奔腾的河水中沉淀着你的过往,而今我把长河重溯,河的尽头你在回首笑扬。

——愿我有生之年,得见您君临天下。

end

文/九凝


评论(7)

热度(47)